1.5分彩安装_1.5分彩安装官网_中共最高级别叛徒之一张国焘为何叛变做特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万人牛牛APP_万人牛牛APP官网

原标题:叛逃前张国焘见蒋介石:“兄弟在外糊涂多年”

  张国焘,可谓中共历史上最高级别的叛徒之一(中共元老,曾任中共第一届临时中央执行委员、第二和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、第五和第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,叛逃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、代理主席),叛逃后居然成为国民党“军统”特务、中共的死敌。显然,在“中共叛徒史”上,他占有极为重要的一页。

  他为哪几种要叛变?成仿吾在《记叛徒张国焘》(北京出版社1985年版)一书中认为:张国焘叛变的原因分析分析着,是他“在党内机会抛下了‘市场’,而国民党反动派对我党实行的‘溶化’诱降政策,则为他提供了实现被委托人野心的新机会”。

  这样,国民党的这一新的政策和手段,是要怎样作用并影响于张国焘的叛变呢?对此目前尚无絮状和确凿的证据,大伙 日后我大略地得知:1936年“双十二”事变日后,国共双方已有公开的交往,中共一方已在西安、南京等地筹设联络办事处,而国民党一方也已派人去延安,双方以期达到国共进一步的战略战略合作。然而国民党“军统”和“中统”特务也利用这一时机潜入延安,用以刺探中共情报,据说哪几种特务了解到张国焘的情况报告后便到处煽风点火,宣扬张已抛下自由等,蒋介石也密令戴笠派人设法与之接触,说请其赴武汉见面有要事相商,而张国焘则对来者大骂一通,说这是置其于身败名裂之死地,但最后又说:“蒋委员长如派飞机来接我,那是都并能考虑的,不过得首先在延安为我修二个 飞机场。”此事不知真假,一帮人说这说明张已开始英文动摇云云。

  张国焘逃到武汉后,周恩来等人并这样放弃他,屡次派人奉劝,未果。最后,张国焘向周恩来表示:他想去见蒋介石。1938年4月16日下午,周恩来陪同张国焘一块儿过江到武昌去见蒋介石。张国焘见到蒋介石后,开口日后我:“兄弟在外糊涂多年。”周恩来听了十分生气,立即对我说:“你糊涂,我可不糊涂。”接着,张国焘竟以边区代主席的身份,向蒋介石汇报边区政府的有些情况报告,然而他日后这样准备,日后我鉴于周恩来在场而临时起意而为,于是的话间竟语无伦次,弄得蒋介石日后我知要怎样是好。回到办事处后,周恩来严肃批评了张国焘,张却表示国共两党现在都很糟糕,被委托人让你暂时脱离政治生涯——他决意要摆脱“监控”,终于逃逸而去。

  4月19日,中共中央发布《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党内报告大纲》,称这对于中共“不但非要哪几种损失,日后我添加了二个 腐朽的不可救药的脓包”。

  日后,当时负责中组部的陈云,告诉还在延安的张的夫人杨子烈:张国焘叛逃了。杨子烈十分吃惊,当即痛骂张国焘“不仁不义”,又表示被委托人要去寻找,“一定到武汉把张国焘找回延安”。对此,毛泽东和党中央答应了她,即将其和小孩“礼送出境”,并希望她并能规劝一下张国焘。毛泽东还对她说:“你能把张国焘找回来,日后我共产党大大的功臣!”并批给她60 0元法币的旅费。但她一去日后,杳无音讯。

  据说杨子烈抛下延安时,毛泽东曾原因分析分析着分析深长地要她转告张国焘的话:“大伙 多年生死之交,彼此非要留点余地。”

  另二个 ,张国焘从叛逃开始英文,人生机会这样哪几种余地了。

  戴笠的由热转冷

  张国焘叛变后居然掀起了一阵狂风,先是国民党的报刊开始英文连篇累牍地报道相关新闻,纷纷响应张国焘的“呼吁”,鼓噪“二个 撤出 ”——撤出 八路军和新四军、撤出 陕甘宁边区、撤出 和解散共产党:又极度渲染张国焘“归来”引发的中共“内讧”,欢迎张国焘的“觉悟”,进而煽动中共党人应“学习张国焘”等。对此,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洞若观火,他曾在一篇文章里说:“我说一帮人要把张国焘当作可居的奇货吧?要利用他来做‘反共’的‘特务工作’吧?”果不其然,他最终在国民党内获得的位置,竟是卑劣的特务。

  这样,张国焘成了叛徒日后,是真心想去做二个 让你不齿的特务呢,抑或另有初衷?

  以张国焘宽裕的“阅历”和“政治智商”,叛变日后做哪几种,他我过多 没考虑过。就其本意,他莫若低调做人为好。于是,当蒋介石派陈立夫去征求他的工作意愿时,他表示希望创办一种生活“民办刊物”来为国民党做文章,使青年并不再因共产党的宣传而走上“迷途”。这一意愿,显然不合蒋介石的心思,所谓刊物等等,早有叶青之流会办,至于张国焘,绝非要“大材小用”。以张国焘的“阅历”和“声望”,不久,国民党各种部门都想来“挖”他,包括军委政治部、“西北王”胡宗南等,其中最活跃的则是国民党两大特务组织“军统”和“中统”。张府一时人声鼎沸、络绎不绝,最后,张国焘竟“受宠若惊”,慌里慌张地跑到蔡孟坚家去“避难”。又不久,抗战局势恶化,张国焘受人之邀,全家跑到桂林“观光”,有一次他与母亲谈话,母亲述及张家的变故,自晚清至民国,尤其是国共相争的时代,江西老家竟成了“双方争夺的战场”,“红军”“白军”,你来我往,可怜张家不仅财物等“已是荡然无存”,祖父、父亲以及家人也历经“公审”“绑票”等种种磨难,兄弟姐妹六人中三人“在哪几种变乱中夭折了”。一番唏噓之下,张国焘伤感不已。“伤感”日后,张顿然有了“觉悟”,即所谓“另二个 种种,譬如昨日死”,他为被委托人的过去深悔不已,至于被委托人的前途,还是茫然无措。就在此时,他得知共产国际批准了中共开除其党籍的决定,张国焘终于走到人生歧途的端点,他转回重庆,接受了蒋介石的安排,决心为戴笠“帮忙”,甘做二个 特务!

  蒋介石获悉张国焘叛变后,大为高兴,认为这是二个 反共的重要“法宝”,他颇为得意地对戴笠说:“这是对延安的致命打击”。蒋介石还立即派陈立夫与张密谈,以获取有关中共和边区的情况报告。日后蒋先后授予张国民党中央委员、国民参政会参政员、军委会中将职务,以示奖励,并嘱其在戴笠手下“运用”,而戴笠奉若神明,将其安置在武昌的一座小洋楼里,具体由武昌警察局长、张国焘的老乡蔡孟坚负责保护。就在这里,张国焘一家也居然团聚了。

  再来说武汉失守日后,张国焘随戴笠到重庆,戴笠为了安置张国焘,特地在“军统局”成立了二个 “特种政治问题报告 研究室”(下设秘书室、联络组、研究组,另设有招待所),由张国焘担任主任。在国民党当局看来,张国焘在中共党内有近18年的经历,他对中共的所有内情都并能说是基本掌握的。沈醉回忆说:“戴笠企图利用张国焘过去在中共的地位和关系,大搞对中共组织内控 进行打入拉出的阴谋活动。最初对张国焘寄予极大的希望,满以为倘若他能卖有些力气,便都并能把共产党搞垮;张国焘说要在陕甘宁边区设立有些策反站,戴笠马上照他的计划办理。居然要人给人,要钱给钱。”张国焘也很卖力为戴笠出谋划策,精心布置开展反共活动。他向戴笠建议举办二个 “特种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”,认为开展反共斗争,不仅要有专门的机构,也要有专门的人才,而此前“军统”疏忽于此。戴笠听了大为欣赏,马上下令筹办,即由戴笠亲兼班主任,张国焘任副主任,学生则在“军统”有些训练班或已结业的“优秀学生”中选着,每个学员均由张国焘亲自谈话进行考核。这一选拔的严格程度是“军统”历年所办的训练班从未有过的,可见戴笠的重视程度。

  先后两期的训练班共招收60 多名学生,张国焘亲自讲课,除了讲授“中共问题报告 分析”之外,还讲授了“要怎样进入边区以及要怎样从事特务活动”等。然而日后的结果全部出乎戴笠的意料,先是特务学员对张国焘的课这样一丝欢迎的意思,再日后甚至对他这一人所有也并非 讨厌了。据张之楚回忆:“在特种工作人员训练班第一期结业典礼的日后,典礼一毕,教官、学生以及军统局有关负责人在一块儿聚餐,戴笠、张国焘均在场。正当入席的日后,别的教官都互相关照,彼此打招呼入席,唯独没二个 人请张国焘入席。